(這篇文章刊登在大陸的一本商業期刊上,記述了我在北京工作與拍機的生活,權當做是個人介紹吧

拍飛機的胡德民

作者:商業夥伴記者 祁萌 于洪濤    來源:商業夥伴    2012-09-15

 

早晨8點前後的光線恰到好處。

830分,漢莎航空的A380在北京機場降落,它是胡德民鏡頭裡的常客。如果能再早到一些,7點多,伊朗來的航班以及大量歐洲長途航班也是他絕佳的拍攝素材。

在北京的清晨,看著從萬里之遙的大洋彼岸飛來的航班,載著滿倉的異國夢,在自己的面前降落、停靠,間或抓拍幾張……胡德民覺得這實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

中午,胡德民會在機場內吃個簡餐。接著便是慵懶的午茶時間。他會在一扇對著跑道的窗戶前坐下,看書。

下午3點多,這時的太陽已經走到了西邊,這就到了拍阿聯酋航空A380的時間……

“我有時被人‘罵’。”胡德民似乎想起了什麼,“很傻,在機場待一天……我不清楚……”

“到了傍晚,”胡德民忽然又提高了音量,“南航的航班從南方過來,那時候能拍到很多光影的變化!然後可以在機場拍夜景,快門放慢,拍航跡。”他說,他有時會拍到晚上七八點鐘,再回家。

s_DSC07549        

抽離

 

攝影,胡德民自然早有接觸;但真正成為發燒友,其實還是始於他工作地從臺灣遷至北京。內地快速變化的市場環境與需求,讓之前在微軟臺灣工作的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胡德民看到,內地一些有著很好教育背景的年輕人,工作很刻苦,但通常欠缺突破性的思考。他覺得這歸根結底是因為他們將工作僅當工作去做,並沒有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的樂趣。“要知道,IT做的是功勞不是苦勞。如果在IT公司只有苦勞,那麼他的可替代性將是很強的。”

“作為技術人員,如果對技術沒有了感覺,或許就應該放棄這行。”他說,IT技術的進步太快,而且這種“ 快” 是常態。如果對技術不感興趣,或許能撐一二年,但絕對撐不了三五年。

胡德民還發現,在IT行業,受到“學而優則仕”這一傳統觀念影響的年輕人仍不在少數:好的程式師就應該管理程式師,之後,就該管專案,繼而做經理……

“其實在這條路上,自己並不一定是最快樂的。”胡德民也曾管理過30~40名工程師,管理過培訓中心,但他最喜歡的仍是技術本身。

當然,愛工作並不意味著工作便是全部。“除了IT,一定還需要有什麼東西能豐富你的人生。這個東西一定要能將自己從工作中抽離出來。”

 主題攝影之于胡德民,就像是通向精神彼岸的一座橋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精神家園,只是有些枝繁葉茂,而有些已經日漸荒蕪。

胡德民說自己是幸運的。無論是微軟,還是之後的IBM,都給了他大量的機會外出。這恰好為他的攝影愛好提供了無盡的空間與驚喜。“抽離出工作,再進入工作。”胡德民說,凡事都會變得清晰起來。哪怕每天都有數百封郵件需要處理。

攝影成了胡德民一個舒緩工作壓力的出口。

攝影師 

記憶

 

和很多臺灣青年人一樣,內地現存的文化與歷史遺跡之于胡德民,始終有著某種不可言喻的魅力。能夠親自去觸摸那些曾經只是記錄在書本上的歷史,是一件足以感動自己的事。

“相機本身只是記錄的工具,但它卻能把這種觸摸時的感動一併記錄下來。”胡德民說,那是自己最初希望捕捉的東西。

胡德民祖籍南昌。到內地後,滕王閣是必須要去拜訪的名勝。他要看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的壯闊美景,更想在“古之人不餘欺”的驚歎中,與先賢做精神的穿越與交流。

但在觸摸了更多真實的歷史後,胡德民也曾唏噓。那些歷史的留存,和他求學時書本上所描述的,已經不同。

他清楚地記得,當一個亮晶晶的黃鶴樓突兀地立在面前時,自己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但內地也有很好的經驗。九寨溝就是能和很多國家公園進行比較的景區。”胡德民發覺那裡不僅自然景觀絕美,其內部規劃也很出色。

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九寨溝之行,胡德民拍下了很多照片。“用的是卡片機,回去發現根本不能看。”抱著尊重美景的初衷,胡德民開始了自己的單反時代。

只是,胡德民來內地畢竟是因為工作,不可能終日在湖光山色中徜徉。但因為出差,常常有在機場停留的時間,於是總是身背單反相機的他,終究機緣巧合地愛上了拍飛機。

有此愛好之後,當人們大包小包穿梭于祖國邊陲的購物天堂時,胡德民卻在香港機場邊的山間一待就是二三天。只是舍卻物欲,所為卻不在山水之間。那或徐徐而降,或乘風直上的各式飛機,才是他的興趣所在。

相比北京機場的各式國際客運班機,香港機場的“優勢”在於起降的貨機種類之多,足以支撐起一個主題拍攝。

s_DSC01482  

這是一些在旁人看來或有些無聊的經驗,但胡德民卻津津樂道:北京機場有著很多國際航班;香港的貨機種類繁多……

“北京的機場有時能拍到改裝的波音747貨機,還有俄羅斯來的飛機,都是平時見不到的。”胡德民說自己能理解那些歌迷、影迷見到明星時為什麼尖叫。每當拍到了罕見的機型,他自己也一樣的興奮。

文化環境的差異也給胡德民的愛好憑添了些花絮。在臺灣,胡德民可以在機場放開手腳,大拍特拍;但在內地,“開始還不太敢拍,不知道能不能拍。”胡德民笑聲不止,他說在臺灣如果有員警阻攔,他敢罵員警。但在內地,“開始還是挺怕的”。

後來,隨著拍攝次數的增多,胡德民的膽子也漸漸“大了”起來。在北京機場每個適宜拍攝的角落,他都留下了光影的記憶。

s_DSC00807  

 

炫耀

 

拍飛機不是背台相機到機場那麼簡單,這裡也要有“資訊化”。要拍到想拍的飛機,即時的航班資訊必須掌握。

“很多人都有無線電手台,通過接收塔臺資訊,掌握機場最新的進出港航班情況。”

“夢想客機”波音787首航北京的時候,飛機剛起飛,攝友們就開始互通資訊,直到飛機將要降落的跑道和最終降落時間得以確認。胡德民說,“有上百人在拍,傻瓜不止我一個

就在胡德民返台之後,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抵京,這讓他多少有些遺憾。這遺憾自然和希拉蕊沒有直接關係——那難得一見的“空軍2號”因此錯過了。要知道,一張空軍2號的起降照片不是所有發燒友都有機會拍攝的。

作為攝影迷,胡德民並不介意把自己劃歸在“器材黨”裡,因為他在鏡頭上的花費不比別人少。“但我可不是炫耀器材的那種,我追求技術,我希望炫耀的是作品。”他說,這種區別就像有人把蘭博基尼當跑車開,而有人卻拿它當QQ開一樣。在一個知名的攝影論壇上,胡德民的作品有三分之二被設為精華。

就在這次聊天的前一天晚上,胡德民又在臺灣的機場邊待了4個小時。胡德民說,自己第一次用1/10秒的快門拍攝了夜間的飛機。

“難度很高!”他興奮地說。拍飛機的時候,他在另一個世界。

s_DSC02206    

(原文鏈結:http://magazine.channelmap.com.cn/Article/694

mspet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